管理世誡

管理世誡 – 逢星期一刊登於頭條金融報Yes CEO專欄

人若賺得Millions又有甚麼益處(二)(刊登於2022年1月17日頭條金融報)

上回談到成功的領導之道,引用題為「集天地之正氣,承營商之正道」的文章,提到跟政策走及「壟斷」市場兩點。現繼續節錄該文如下:

「由一九八零年中期至一九九七年這十數年間,只要跟隨以上兩點就可以風山水起,樓股市場皆無往而不利……至一九九七年,黃錦康覺得掌握營商致富之道了,已能在資本主義的金字塔頂上的金融界有一席位,也有不少與分析師及基金經理們切磋的機會,亦因此開始嶄露頭角。及至一九九七年中,國際大鱷的對沖基金所形成的資金壟斷,衝擊亞洲形成金融風暴,香港亦受到重創,而這股資金壟斷的力量就是來自「國際費雪效果」,黃錦康在海外修讀國際金融學時,亦是憑這個理論獲得甲級成績,因而能準確預測到香港的樓價會跌七成……一九九七年亦有幸獲得一家由珠海經濟特區在香港的窗口證券公司的垂青,他以顧問的身份與當時有關的單位交流意見,有時亦與市政府的高層開會。」

既然筆者已掌握了成功的商業致富之道,相信賺取百萬千萬以至億萬的難度不大,前程似錦;後來又怎會想到這「人若賺得Millions又有甚麼益處」的問題呢?這又關乎筆者在英國修讀工商管理學碩士(MBA)時,有幸得到該商學院院長客串講課,提出一個當時所有同學都以為很簡單的問題"The Role Of Money As A Motivator In Management, Please Discuss.”(筆者譯:請討論在管理學上金錢作為驅動力的角色),雖然當時同學們都很努力,搜羅有關Motivation的理論作答,但所得的分數都很低,大家百思不得其解。(待續)

人若賺得Millions又有甚麽益處(一)(刊登於2022年1月10日頭條金融報)

筆者之前幾篇文章探討人類的天性對於物慾的追求,為免各走極端因而要以禮法或戒律,甚至乎以紅綠燈等方法來作出相應的管理。更進一步,管理之道還須更高層次的修為才能成事。孔子有云:「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就是指出管理者(君子)與被管理者(小人)的重大分別。管理者如何練就超越物慾的限制,才能提升為古人所云的君子,帶領眾人;亦即現代管理學所謂的強而有力的Leadership,不能只注重追求金錢,所謂百萬億萬亦不在乎,只在乎眾人的福祉,才能成就一個真正的領導者。

筆者當然不能與古代聖賢相比,但從初入社會由被管理者慢慢轉化為領導階層的經歷,也可和大家分享一下「人若賺得Millions又有甚麼益處」這題目的感受。股壇紅綠燈公司網站有一篇題為「集天地之正氣,承營商之正道」的文章,現節錄部份如下:

「自從八十年代初,黃錦康進入新聞界後,一直留意中央對香港的政策,簡而言之,一九八四年至一九九七年的中央對港政策就是平穩過渡」。當時很多香港人懷疑,筆者雖只得廿歲出頭,幸得當年有多位年過六十的老報人提點 ,亦曾獨家親自訪問過魯平先生,其真摰之情使筆者深信此國策是不會動搖的。即使越洋在商學研究院深造時,教授們都認同一點成功的商業必要跟政策走,而且西方成功的企業還有一個秘技就是要成為市場上的領導者 (Market leader),其中邁克爾.波特 (Michael E.Porter)是被譽為競爭戰略之父。」

「紅綠燈」點紅?點綠?(二) (刊登於2022年1月3日頭條金融報)

上回談到股壇本質就是構成現代促進經濟發展的金融體系;香港在過去二十多年成為祖國金融及經濟發展重要的催化點,香港人亦有幸在這聚寶盆內大富大貴。在聚寶盆內打滾的人,無論是何種專業、何種背景,大多以利益掛帥,甚至拼過你死我活。這就是筆者在之前「發乎情,止乎禮」一文提及的人類天性,所謂物慾無窮,若不守規舉,豈非易出亂子?筆者在「股壇紅綠燈」的公司網站裹有一個按鈕,介紹「紅綠燈的含意」,現輯錄如下:

「太極黑白雙魚圖重點是一陰一陽,一靜一動,不能太剛強或太柔弱,才能相合和諧,意味在有限資源下,人與人之間要公平相處,和平共存才是人類的延續正道,這亦是中華文化幾千年的智慧。黃錦康效法一千年前大儒學家周敦頤創雙魚圖意思,以近代偉大發明,全球通用的交通紅綠燈來比喻中華國粹的太極精神,紅燈時靜止,綠燈時行動,只要有其他道路使用者遵守,面對一個有限的十字路口時,人人都在對方綠時我就紅,我綠時他就紅,交通就可魚貫暢順,不生意外,共享資源,有如太極雙魚圖的陰陽和合;一旦有人強行霸道,想壟斷路面,強衝紅燈,必然車毀人亡,非生存之道。」

中國的「太極雙魚圖」,與西方發明用來指揮交通的「紅綠燈」,確實有異曲同工之妙。人的本性其動力往往來自貪婪,為了生存亦無可厚非,但是人人都過度貪婪不守規矩必定世界大亂,所以必須有機制互相制約,共同分享及繁榮,才能推進國家以至人類社會穩定進步。

「紅綠燈」點紅?點綠?(一) (刊登於2021年12月20日頭條金融報)

筆者於千禧年成立管理顧問公司,取名「股壇紅綠燈」有其特殊意義。可惜,過去逾二十年都有個別膚淺之人取笑筆者是在股市上「畀貼士」之徒,點紅點綠。

其實,股壇跟一般人理解的股市有很大的分別,因為股市泛指每天在交易時段的買賣市場,自然地會重視所謂股票「冧把」、「攞貼士」、買賣銀碼、以致輸贏金額,而人們往往都被一大堆的數字所迷惑,忘記股市的本質。因此,筆者特別取名股壇,是希望大眾能回歸本質,應該是包括企業由私人公司提升為上市的公眾公司的整個機制,以及所涉及的有關專業和團體,例如會計界、法律界、監管機構、傳媒界、上市公司、IPO、包銷商、分析師及經紀等股票行的各項專業人員,還有基金經理及個別投資者等股票買家,當然亦少不了一套非常依賴資訊科技專才的交易系統等等。

總體來說,這構成了現代商業社會所不能缺少的體系,就是如何將多餘閒置的資金有效地流到有資金需要的企業發展,從而促進經濟。

筆者由八零年代初開始由傳媒工作,對政經新聞編採最感興趣,期後再遠赴英倫進修回港後加入當時的聯合交易所工作,並於九十年代初往華資經紀大行工作。除了吸收多方面的專業知識,更認識到上市公司(資金需要者)及機構和個別投資者(資金提供者)的朋友,可算較全面掌握股壇的實際運作,為日後作為顧問奠下良好的基礎。行文至此,讀者應會問,既然跟股票「貼士」無關,為甚麼會跟「紅綠燈」有關係呢?篇幅所限,留待下回分解。

黃錦康:發乎情,止乎禮 (刊登於2021年12月13日頭條金融報)

  筆者於本文進一步跟大家分享「Be Passionate」這一重要管理議題。管理層大多都曾面對過一個問題:倘若使用高壓管理政策、凡事講求法理不講人情,員工很容易會精神緊張,亦不歡愉,導致工作效率一般;另一方面,倘若主管風格過於輕鬆、偏向討下屬歡心,為使員工開心工作(俗稱「Happy Team」),則容易樂極忘形,久而久之公司風氣容易變得毫無紀律,以至生產力下降。究竟在「Passionate」的管理上,是緊還是鬆好呢?

  筆者這次就用「發乎情,止乎禮」來嘗試解開這個難題。此句出自《詩經》聖賢孔子主張,直譯意思是可以談情說愛,但不能逾越禮法。其實「情」包括很多方面:友情、愛情、親情及同事之情等,種種都是人之常情。簡而言之,這六字意思指不論對人或對事有多熱誠,都不要走極端,且要合乎「禮」,通俗來說是「不要過分,要有規有矩」。

  相信大家曾在電影看過聖經故事《十誡》。當摩西上西奈山後,由於久久未能下山,山下的人漸漸紀律鬆散,開始放縱慾望,七情六慾在毫無節制下爆發。情慾、貪婪、暴力……人們完全失控,在極度縱慾的快樂下沉淪,直到摩西下山後大怒,輾轉頒下《十誡》,族人才得以節制,覺悟回歸正路,再向「應許地」進發。由此可見,中西在管理之道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只要大家遵循「發乎情,止乎禮」這六字真言,嘗試從這個方向摸索,工作時待人處事都按規矩走,假以時日必有所獲,養成能帶領既開心、生產效率又高的管理功力。

黃錦康:Be Passionate (刊登於2021年12月6日頭條金融報)

  在管理世界裡,有一句眾人常常掛在口邊的口頭禪:「沒有熱誠就不能成事」。

  舉例來說,從幼稚園開始以至修讀大學,差不多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挑選科目或專業,老師總是會建議最感熱誠的選擇就是最合適的科目。然而筆者敢問讀者們,世上有多少人過了大半生之後質疑自己當初是否真的選了自己最感熱誠的科目呢?讀書如是,選擇職業亦如是。管理人員都會面對這個看似理所當然的熱誠二字,往往驀然回首已是百年身,總是唏噓的多!

  為何唏噓呢?總是離不開生活逼人啊!「要搵錢的嘛!」、「為勢所逼啊!」就這樣犧牲了既喜歡又有熱誠的選擇,人生就是在如此矛盾的心態活下去。

  筆者自懂事以來也同樣面對這個矛盾,因此,若果在學習管理的路途上、學業上、工作上或人生中偶遇挫折時失去熱誠所帶來的正能量,也會很易絆倒,甚至中途放棄。

  筆者為何要選擇擺放這張個人照(見右上角)呢?這張照片攝於二O一一年八月一次記者採訪中,不知讀者能否察覺筆者面帶笑容,非常敬業樂業地接受訪問?但誰又能了解筆者當時的心情?面對獨生兒子「德仔」病入膏肓,正在醫院數算最後的日子(德仔於翌年三月與世長辭),甚麼動力驅使筆者在艱難情況下仍可若無其事?如果是為金錢的話,筆者絕不能強顏歡笑,只因筆者當時已重點推行「先了解後投資」的免費教育多年,心中助人的一團火就是筆者熱誠的支柱,永不言悔,相信德仔在天之靈能體諒父親的苦心。

  總而言之,管理人員不要事事以金錢為目標,著重及關愛世人才可堅守熱誠的準則,亦不至於輕易絆倒。

黃錦康:經驗共享 (刊登於2021年11月29日頭條金融報)

  筆者數月後便年屆六十,回頭一看白駒過隙。非常感恩在香港土生土長,能與香港及祖國共同成長。二戰後的香港平穩發展,再加上中國在七十年代末開始極力推進改革開放,國力蒸蒸日上。香港能背靠祖國,面向世界,正正也因為以上難得的天時地利人和等因素配合,得以成功地高速發展,由一個普通的轉口港轉型為製造業、服務業進而發展至金融業,甚至成為了祖國與全世界接軌的國際金融中心。承如本報頭版版面極馬按揭教室裡的主講嘉賓劉瀾昌博士所云:「中國人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這三個歷程,香港也成為得竉的受惠者。

  筆者七歲時喪父,小小年紀已在雜貨舖工作幫補家計。相比起同齡的人來說,對經營生活的艱難較為敏感,對如何謀生及管理的方法已成為筆者自少就不得不思考的問題;兼且母親從未入學,相比起一些雙親健在的同學們,無論在學識或謀生的教育,顯然筆者已輸在起跑線上。但為何筆者能於千禧年成立專注於金融業的顧問公司「股壇紅綠燈」,為香港不同行業的上市公司進行國際路演,成功吸引世界級的基金經理來港投資;更向香港普羅大眾推廣「先了解後投資」免費教育,亦是唯一一位港人被中國教育部屬下單位,教育電視台及北京師範大學頒予「十大中華經濟英才首獎」,更被稱許為「商界魯迅」,成為國人榜樣。

  筆者雖然輸在起跑線上,至今算略有成就,到底管理功力是如何磨練出來?筆者不吝嗇欲借此欄目,未來與眾人分享成長經驗。

黃錦康:管理世誡

頭條金融報之Yes CEO專欄

關於我們

關於黃錦康

與我們聯絡

wongkamhong@trafficlight.hk

Left Menu Icon
股壇紅綠燈